[翻译][00Q/Skyfall]Quriosity(CH27:夜晚)

MUMU_X:

Quriosity
by dr_girlfriend
MUMU_X 翻译
4654323212 BET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9021/chapters/1714459


配对:James Bond/Q


分级:Explicit


标签:慢热,Skyfall之后,剧情,动作/冒险,浪漫,情感,Happy Ending,朋友到情侣,会花一段时间但会有肉,不会把每一次性行为都贴上标签但是相信我有很多,00Q - Freeform


字数:英文80498词,共33章


目录:CH1-2 / CH3-4 / CH5-6 / CH7-8 / CH9-10 / CH11-12 / CH13-14 / CH15 / CH16 / CH17 / CH18 / CH19 / CH20 / CH21 / CH22 / 
CH23 / CH24 / CH25 / CH26




第二十七章:夜晚


失眠。


这不常发生。通常,Bond可以像一个士兵一般熟练地抓住任何机会入睡——无论时间地点。同时,一丝最轻的风吹草动就能让他迅速地从深层睡眠中转醒,立刻变得警觉起来。但无论如何,失眠症总是悄声无息地光临,又迟迟不肯离去,从不对时差或是他的任务状态做任何考虑。


当下Bond正躺在Q身侧,听着他轻柔而均匀的呼吸声。他们之间放着一个长长的抱枕——这是他们采取的一个临时措施,以防Bond在睡着时下意识地把Q缠进怀里、引起他的恐慌。有趣的是,先前和别的情人在一起时,Bond从未发现自己是一个很喜欢搂搂抱抱的人。但不知为何,事实上他在睡着时会下意识地凑近Q,把他搂进怀里,好像是想要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住他一样。这很有可能有什么深刻的潜在含义,但目前对他们二人来讲,它只是一个该死的麻烦。


不过,尽管他们之间有所间隔,Q依旧难免会在睡着时与Bond产生一些肢体接触。这会儿Q正紧紧地贴着抱枕睡着。他修长的手臂搭在枕头上,掌心覆在Bond的胸口。这正是Q的矛盾之处——尽管他有可能无法承受肢体接触所带来的压力,但他依旧渴求着这一切。


Bond的注意力被那只搭在他胸上的手带来的温暖所吸引,他转过头,看着Q的睡颜。睡梦中的Q令他着迷——他身体中常有的那种奇妙而敏捷的优雅感现在静了下来,他聪慧而迷人的头脑终于有了片刻休息的机会。在清醒时,Q总是展现着他的坚忍与实力,但当下,像这样熟睡时,他看起来年轻而脆弱。夜色十分明朗,星光透过天窗照进屋内,为Q苍白而通透的皮肤镀上了一层银光,将他的睫毛与发丝映成了如深色天鹅绒般的暗影。他是那么的迷人,仅仅是看着他都令Bond感到胸口发痛。


他还记得Q在几小时前被他的话逗笑的样子。Bond已经完全忘记了他当时说了些什么,但关于Q的记忆却清晰得宛如刻印。他记得Q的笑声,那么唐突而生硬,仿佛将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记得他看着自己的样子,双眸明亮,眼角因笑意微微皱起——仿佛Bond并不是一个疲倦不堪、近乎无用的老特工,而是某种不可思议的、令人着迷的新事物。仅仅是回想起这件事就使得Bond的呼吸一滞,某种无名的情绪在他的胸口燃烧着,近乎使他感到窒息。


一直以来Bond都认为关心一个女人的感觉就像是多长了一颗心脏一样——一个新的弱点,柔软,脆弱,难以保护周全。。但Bond对Q的情感比那强烈许多。现在Q就是Bond的心脏,是他生命中的一切光明与美好。如果Q出了什么意外的话,Bond觉得他不能独自活下去。他意识到了这很可悲,同时有些太过夸张,而且对Q来讲这也是一个完全不公平的负担,但无论如何,这就是事实。


尽管Bond现在正静静地躺在床上,他依旧能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短促,某种无名且涣散的紧张感在他的五脏六腑中翻搅着。Bond对此并不陌生——毕竟每次在任务结束后,抑郁都同一条黑色的猎犬一般在他身后紧追不舍——但当Q驻进他的人生后,他的所有感情都似乎更加明晰,锐利得如同刀锋。有时他希望能重新找回那种冰冷的麻木感,那种自Vesper之后就一直在他心中挥之不去的晦暗的迟钝感。白日里Q在他怀中度过的每一秒愉快的时光都会在夜深人静时变成苦涩的恐惧,抓挠着他的心脏。现在他不再毫无牵挂。


他的精神已经被连续三晚的失眠生生撕成碎片,Bond不再思索那些他幻想中未来可能发生在Q身上的、无可名状的危险,转而想起来那些在Q还年轻脆弱时伤害过他的那些无名的面孔。当他闭上眼时,睡眠却总是从他指尖溜走。Q可能承受过的那些痛苦化成幻象,如同身形模糊的恶魔一般从暗中慢慢浮现,一心想要使他感到痛苦。尽管他紧闭着双眼,他依旧能看到那些陌生的手紧紧地按在Q身上;尽管他的耳朵贴在枕头上,Q压抑的哭声仍在他耳边回响。Q再也没有细讲过在亨特库比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在那些漆黑的、无眠的深夜里,Bond的思绪总会背叛他自己,主动填补上那些空缺——*他太过熟悉各种性压迫和心理折磨,知道它们如何缠绕不休,又有如何细微的差异。


最后,Bond放弃了睡眠。他小心翼翼地从Q的手下滑出,起身向厨房走去。尽管他更喜欢直接让威士忌把他的头脑变得麻木,但过去的经验告诉他那只会助长他内心那些阴暗的情绪。他无奈地烧了一壶水,从Q的橱柜中翻出了一瓶白兰地,往自己的茶杯里倒一些。


Bond不知道自己在电水壶前站了多久。他一直看着开水在壶中翻滚,直到Q轻柔的脚步声把他从那些阴暗的思绪中惊醒。他试图对自己僵硬的姿态稍作掩饰。但从Q回应来看,他怀疑自己完全没有成功。Q环住Bond的腰,他的额头贴上Bond的肩胛骨,沉默地表达着他的关心。他们就这样待了一会儿,然后Q伸出手,拿过了他自己的茶杯。


Bond用一只手揉了揉脸:“你应该回去睡觉的,Q。我们两个没必要都起来。”


Q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他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到了沙发上,挑起一侧的眉毛期待地看向Bond。最终,Bond放弃了抵抗他无法回避的现实。他给自己倒好了茶,又往杯子里加了不少白兰地,然后坐到了Q的身侧。


他们安静地喝着茶,肩膀亲昵地贴在一起。半晌,Q从Bond的手中拿过空空如也的茶杯,把它同他自己的茶杯一起放到了一旁后钻进了Bond怀里。


Bond把下巴枕到Q蓬乱的头发上,感受着他的气息与他们之间的亲密。


“不止是失眠那么简单,是不是?”Q柔声问道,“你心里有事。”


Bond能感觉到自己的下巴绷得紧紧的,甚至有些打颤。他不会让Q承担这些。他不能。Q已经经历了太多,Bond不能仅仅是为了平息自己的那些不安就把旧事重提一遍。


Q因困倦而蜷曲的柔软的身体忽然变得僵硬起来。“我们做的这些……是不是还不够?”他犹豫地问道,“如果这还不够的话你可以告诉我的,James。你没必要——没必要特地照顾我……”


“天啊,Q,”Bond粗声打断道,用力把Q搂进怀里,“和这完全没关系。”


他能感觉到Q渐渐放松了下来,但他的语气依旧尖锐:“那和什么有关系?这明显不是工作上的事,你的上一个任务几乎顺利到不能更顺利了。”


这次,他们之间的沉默变得更加沉重。到最后Bond终于受不了了。他滑出Q的怀抱,站起身,焦躁地重新回到了厨房。他很清楚这作为转移注意力的借口是多么的苍白无力,但他还是把水壶接满水,然后接上了电。


“去睡觉吧,Q,”他说道,没有转身,“我晚点过去。”他听到Q慢慢靠近,在通向厨房的拱道上犹豫地停住了脚。Bond固执地看着眼前的橱柜,直到他听到Q柔软的脚步声改变了方向,重新走进了卧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Bond疲倦地重新走进卧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Q背对着门蜷在床上。他的双眼紧闭,但Bond能从他吞咽时喉结颤抖的样子看出他还醒着。


上帝啊,他原以为这一切不可能让他感觉更糟了,但他错了。他在现在属于他的那侧床上躺了下来,不太确定Q是否允许他消除他们之间的距离。


他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当他终于开口问出那个一直在他脑海中萦绕的问题时他的嗓音低沉而沙哑。


“你和别人谈起过这件事吗?”


Q的身体不自然地僵了一下,然后他慢慢展开身体,翻身平躺到了床上,直直地盯着天花板。Bond的胸口仿佛被他通红的眼圈狠击了一拳。


“你是指亨特库比。”Q平静地说道。这不是一个疑问。


Bond依旧回答了他:“是的。”


Q用力吞咽了一下。“你是这么希望的吗?如果我谈谈它的话我就能——我就能简简单单地放下它了,然后我所有的——所有的那些问题就会直接消失不见?”他的声音痛苦地颤抖着,“你是希望我们能随便聊聊然后我就能神奇地在你的床上变成什么——什么艳星吗?就像我在通讯中听到的、你操过的那些女人一样,在你身下呻吟尖叫?”


天杀的,Q!”Bond咆哮道。Q瑟缩了一下,Bond压下声音,低沉地说:“别他妈随便替我说话,特别是在你错得离谱的情况下。我只想要你,不需要你改变一丝一毫。除你之外我不想要任何其他该死的东西出现在我的床上。”


Q转过头,那双藏在镜片后的大张的灰绿色的眼睛眨了几下。他的表情脆弱得令人感到心痛。Bond的怒火立刻消失地无影无踪,同它刚刚席卷而来时一样迅速。


“你已经很完美了,Q,”他柔声说,“我只是希望我先前那么问是想要帮你。但真相比那自私无数倍。”


“到底是怎么回事?”Q翻过身,隔着抱枕直面着Bond。他仔细地看着Bond的脸,表情严肃。


Bond试图理清他混乱的动机。“我知道你不想谈论这个,”最终,他咬紧牙关道,“我不想逼你,强迫你把那段时光重新回忆一次。但我不能控制我自己——我无法停止想象那一切。想象着他们是如何伤害你的。我要求的太过了,我知道,光是想要问你这件事本身就够自私的了,但对此一无所知——Q,每当我想到我对此一无所知,我就感觉它在啃啮着我的内心。”


Q再次缓缓地眨了眨眼。“你是为了——为了你自己才想要谈的。”他说道,语气中的讶异一览无余。


Bond耸了耸肩,苦涩地承认:“有的时候我摸着你,然后我会想——他们是不是也做过这样的事?”


Q没有回应。Bond用前臂挡住双眼:“抱歉,Q。忘了它吧。我很抱歉我提起这件事。”


“我并不感到抱歉。”Q的语气坚定而沉着。


Bond移开了手臂,惊讶地看向Q。Q把抱枕丢到了地上,向前凑了凑。Bond宽慰地叹了口气,把他搂进了怀里。


“我从没从这个角度考虑过这件事,”Q轻声承认道,“这对你来说是什么感觉——对此一无所知。如果我能让你感觉好一点的话,我想那么做。它明显对我们两人都有影响。”


“让你感觉更加痛苦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Bond粗声道。


“你不会的。你没有。”Q果断地说道,“James,我从来——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你让我开心的程度几乎——几乎让我感觉有点心烦意乱了。”


Bond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哼笑:“我还以为我是唯一一个有这种感觉的人呢——因为自己现在这么开心而害怕得不得了。”


“不,”Q郑重地说道,“不止你一个人有这种感觉。”


Bond把Q搂得更紧了一点。Q欣然地接受了Bond的怀抱,用鼻尖亲昵地蹭着Bond的肩膀。他伸出了右手,握住了Bond的手指,心不在焉地在Bond的掌心画了一个圈。


“那么,好吧。”他说道,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呼出了它,“第一次是三个人。他们在我去食堂时在走廊上拦住了我……”






感谢阅读,谢谢我心爱的BETA!
周末要去伦敦看大悲了……好紧张……

评论
热度(106)
  1. °季霜_MUMU_X 转载了此文字

© °季霜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