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江湖异闻录之妖刀

超可爱的叶黄!

一个脑洞:

不知道算是什么设定的叶黄  感谢喜欢


———————————————————————————————


#


从来没有人能真正见过妖刀。


 


因为传说中见过的人都死了。


 


#


妖刀不现世,世上关于他的流言却始终不断,大部分传闻都来自茶水酒楼里的说书先生。


 


先生一张嘴,能把妖刀这两字念叨出花儿来,三日前才说过那是把漆黑镀金一尺大刀,没想今日换了个新的先生来,才刚开讲遍把这刀换了个面儿。


 


楼内先生手提一竹制折扇,五指端正好看,扇面中绘三只黄鹂立于树干之上,随他动作间上下舞动宛如翻飞,异常夺人眼球,堂下或坐或站二十余人,分散于桌椅之间,虽桌上茶点遍布却无一人动手进食。


 


众人目光皆注视台上先生,凝神汇气听人所言。


 


“那妖刀本是深埋在天山雪峰上的一块玄铁。”这位先生说话的语调奇异,总似压着嗓子,嗓音略带沙哑,若是堂里多出半分响动,只怕是要听不清他说话的声音,“当年被蓝溪阁老大魏琛所捡,经历了整整七年的敲敲打打才重见天日,其中废去大块边料,只余下最后一小截,经由三位工匠之手,呕心沥血煅成一刀。”


 


“听说刀成当日,铸刀的工匠先后暴毙身亡,连中途退出告老还乡的那前两位都无一幸免,事发后魏琛及时进入屋内,所见景象之怪异,实属江湖上一大异闻。”


 


“那日魏琛推门而入,只见那把妖刀竖直插在工匠胸口,造成一形状奇特的伤口,伤口中淌出的血液不下反上,竟吸附于妖刀的表面上。魏琛大惊,试图用手去触碰妖刀,才一下便被刀气所伤,他细细观看,发觉刀面上布满煞气,竟不像是新锻造而成的样子。”


 


“蓝溪阁帮众三人合力才勉强把妖刀拔出,没想那死去工匠竟已被刀刃砍了个对穿,连带着地面的石板上都被插出个深深的印子,可见那妖刀威力之大。”


 


“听他瞎说。”堂下有一人姓钱,先生的话才说一半他便嗤笑出声,左手端着茶杯直摇头,“才讲废了边料只剩下最后一小截,现在又说插得深,这妖刀究竟是有多长啊?”


 


“长约半尺,宽约一寸有余。”台上的先生非但不恼,反而把他的话接下来答了,继续往下头说,言语间轻松自在,“方才说到那工匠之死,魏琛一眼看出这刀不是凡物,非俗人所能掌握,锻造之后便暗自收起,搁置于阁内兵器库中,禁止外人私自使用。”


 


“没想妖刀之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居然不受禁锢,煞气外露,才三年便影响巨大,蓝溪阁在这三年内经历万千改天换日,一度陷入灭阁之难,魏琛在三年末的一战中失利受挫,身受重伤,从此退出江湖不问世事。”


 


“现今蓝溪阁沉寂两年,好不容易由喻文州当家,黄少天为辅,重新打出一片天。”


 


“但妖刀却在三年末那一场大战动荡中遗失,从此流落四方。”


 


“虽已失落,但妖刀遗留给蓝溪阁的影响任在,据说蓝溪阁阁内皆为男子,无一女性,这是受当年妖刀之气影响,阴阳失调,需要大量阳气镇压,若是阴气过剩,极易重新引起当年的大祸。”


 


“大祸?”那位钱公子再次打断,“这么说来那把妖刀是不吉之物?”


 


“吉或不吉利不是一面所能断言。”先生合上折扇,拿扇柄轻敲了三下桌面,“据我所知,一旦拥有妖刀,便能实现其主人的自身愿望,无论是报仇雪恨或是称霸江湖,但天下向来没有白送的好事,拥有妖刀后虽能实现愿望,却会被妖刀的煞气所控制,极易自引灾祸,可以避难的方法传闻中只有一个。”


 


“哪个?”钱公子吞咽口水,瞪大眼睛,显得异常急切。


 


“杀人。”先生说。


 


“杀谁?”钱公子问。


 


“杀该杀之人。”先生答。


 


#


蓝溪阁最近不太平静,喻文州当家做主虽面上平静,实则总有些人不服,三天两头地试图挑事。


 


好在挑事者多是些江湖杂鱼,背后没什么大的组织势力支持,黄少天带着一小批人马,击溃他们不算费力。


 


现今江湖人士皆知蓝溪阁已经换了主,曾经那位仗义热血的魏琛魏老大已不知在何处,今日当家做主的是曾经被魏琛收为弟子的喻文州。


 


这位喻当家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刚进入蓝溪阁的时候默默无闻许久,直到动荡的那三年才初次展露头角,别看他面上总是笑眯眯的样子,看似翩翩公子温润如玉,实则手段高明城府极深。魏琛离开时蓝溪阁一度受到各大组织围剿,也不知是这位喻文州喻当家用了什么法子才平息下来,居然在短短一年内使得蓝溪阁与各家势力齐平,其手段之高明,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但蓝溪阁能发展至今绝不是喻文州一人的功劳,说起来也是奇特,江湖上服喻文州者少,服黄少天者反而居多。


 


那黄少天在进入蓝溪阁前也是默默无名一位小剑客而已,因魏琛看中而收入门下,自小刻苦练剑,其剑法之高超,三年前已能打败一票高手,现在可算是登峰造极无人能比,被众人尊称为剑圣。


 


剑法高超便罢,其人还有一特色就是话多,可谓是不见其人只闻其声的标志性人物,与他真刀真枪较量过的人都说那是魔音灌耳,黄少天为人开朗,喜爱在较量时与人交谈,对手即使不理他,他一人报招式名也能自得其乐,反而是对手不胜其扰,常常发挥失常败于他手下。


 


黄少天对外从来简单,热爱邀战,来者不拒,看似心思单纯,但对内,整个蓝溪阁的人都知道黄少天并非如此。


 


这江湖上哪有真正单纯的人,黄少天手上染的血,要算起来或许比喻文州都多。


 


下手杀人向来都是他的工作,当年魏琛退隐,是他一把长剑把那些找上门来闹事的人全部挡回去。


 


那日黄少天单枪匹马拦在蓝溪阁门口,来者若是言语不善,免不了他动手杀人,长剑出鞘,一了百了。


 


魏琛为人仗义,江湖中树敌虽多,但也有大批好友,其中一人便是江湖上被称为另一异闻的斗神,听说那日斗神连夜赶去救场,到达蓝溪阁门口时黄少天已经与那群人奋战了整日,自始至终未开口说话,剑法利落招招直逼人死穴,连同身上穿着的长袍也沾满血污,被染成暗红色。


 


如若蓝溪阁没有喻文州与黄少天两人,只怕在当年就要衰败至无法拯救的地步,定然没有现今的盛况。


 


这两日黄少天都在阁外,追查一个莫须有的传闻——江湖上不知谁传出来,说是妖刀现世灾祸必来,蓝溪阁作和妖刀牵连甚广,别看他们现在风光,过段时间马上就要有所劫难。


 


以往这类传闻也多,凡世里向来不缺口舌嘴碎之人,几天前还传过说百花的两位当家要拆伙,也传过嘉世斗神与蓝溪阁的剑圣关系非同一般。只是这一回关于妖刀的流言实在过于详细,连那些个被杀之人的情况都说得头头是道,江湖中甚至真的出现了几起类似的奇异案子,似乎是在呼应那个传闻,一时间江湖里人人自危,蓝溪阁帮众更是人心惶惶。


 


仅仅一个传闻向来是无法引起喻文州的重视,然而这次的流言不同以往,竟然如此详细具体,这便不像是江湖人士空穴来风酒后闲谈,反而像是有人刻意操作,计划着要借妖刀之名攻击蓝溪阁。


 


黄少天暗中追查三日,终于找到头绪,第四日顺着各路线索摸到再来镇里。


 


#


再来镇的烟雨酒楼每日都会请各路说书先生,细细评说江湖中的大小事件,这几日妖刀的传闻流传更广,几乎每个过来听书的都要问上两三句。


 


那边先生说完一段,堂下的人皆唏嘘。有人说那妖刀祸害万千,不如找个人废了他;有人说妖刀威力大,俗人之力怕是无法抑制,得找个武功高,定力强的人;另一人听见这话,脱口而出说找斗神来,这江湖上最强的不就是斗神,若是那人,一定能不输妖刀半分。


 


先生合上的扇面又被他单手展开,三只黄鹂鸟跃然纸上。


 


“你说得有模有样,难不成你见到那把妖刀?”钱公子背后冷汗淋淋,还要强装镇定,开口反驳那位先生。


 


“我当然见过。”先生眉头一挑,答得理所当然。


 


“哟,你这人口气倒是挺大,见过妖刀的人都死了,这句话你没听过?”钱公子听他这么说,反而松了一口气,“我看你是来这个酒楼里瞎说骗钱的,赶紧滚吧!”


 


堂下众人听了对话,都议论纷纷,那位先生却神态自若,不像是骗人的模样:“你自己没见过,就不许别人见过了?”


 


“嘁,你说你见过,那你倒是说说这刀是个什么模样,雕花还是刻字,镶金还是佩玉啊?”钱公子嗤笑一声,挑衅道。


 


“这妖刀嘛,上头什么都没有,简简单单一把刀而已。”先生说。


 


“你就编吧!”钱公子冷笑。


 


“要说特殊的话——”先生扇着扇子,拖长声音,“他是把软刀,平日能绕在身上,而且,我还知道下一个该被妖刀杀的是什么人。”


 


“是暗布迷阵,居心叵测,意图谋害蓝溪阁的人。”


 


钱公子身后一凉,握着茶杯的手抖了抖,赶紧从椅子上起身要走,此时堂外已然是黄昏时刻,夕阳遍布,天边如有血泼,是大凶之兆。


 


他从烟雨酒楼里手忙脚乱地逃出去,还没走上几段路,后头就传来个清脆的嗓子。


 


“钱公子这么匆匆忙忙的,是要往哪儿去?”


 


#


今日这位说书先生是烟雨酒楼的贵客,就住在楼内包厢中,说完那一趟书,他径自上楼,坐在窗户边点着蜡烛,手里提溜着新买的那把黄鹂扇子把玩。


 


没过多久黄昏落下,星月高升,有个人影从黑暗里冒出来,从他打开的窗户口窜进屋子里。


 


“少天大大,活儿干得挺利索啊?”先生把扇子搁下,瞅着进来的人说道。


 


“那是当然的,这人我找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给我逮到了,不赶紧弄死他难平我心中之气!”进来那人把脸上的面具扯下,露出张眉目清晰的脸来,不是那蓝溪阁的二当家又是谁。


 


“现在爽了?是不是能考虑一下特地找我过来帮忙的报酬?”那先生嘴角一挑,伸手把黄少天脸上沾到的血污抹掉。


 


“你要什么报酬啊?”黄少天侧过脸,由着那人抹,想到什么似得又皱起眉头,“老叶,你妖刀那些话从哪儿听来的,几天不见吓唬人的功力见长啊,看那个姓钱的被你吓成什么样子,要不是我追得快,他就跑啦!”


 


“谁吓唬他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叶修装正经。







http://ww1.sinaimg.cn/mw690/006xLPV4jw1f8pl18lq23j30c80rpads.jpg


 (真的只有一百字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给我发orz 试了一下在上面贴图片..看不见可以戳网址...)


END。


感谢喜欢


大概的情节就是钱公子放出妖刀的信息要害蓝溪阁,天天找老叶帮忙在烟雨酒楼里设计引他出来,然后干掉他的故事...


如果我还会写异闻录之斗神的话应该会交代江湖上没几个人见过斗神的脸,所以老叶能出门说书...


以及半尺和一寸大概是16.5cm和3.3cm,为了写这个特地去查了一下,是正常男性....的长度宽度,我还美化了一点点的,所以耽美小说里什么一只手握不住都是滤镜!


天天对别人很凶很可怕但是对老叶来说就是把软刀啦(不

评论
热度(879)

© °季霜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