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 福袋

哇哇好甜!喜欢这种可爱的意外!

海星团子的珊瑚礁:

[群號碼:534068300]
[選題:福袋]




感谢兔子给了这么有趣的一次机会让我放飞自我。




WARNING:


便利店不会有福袋(应该),作者是瞎扯淡的。


好像没什么恋爱气息。


两个非洲人抽卡的故事(不对




———————————————————————————————————




福袋




看到第一个袋子里的内容的同时,青峰大辉产生了胃痛的错觉。


根据收银台旁边告示板上的说法,这个袋子里的内容是本次活动的三等奖,绝对能够给你的爱人带来足够的惊喜和刺激。


虽然青峰不认为回到家往黄濑凉太面前“啪”地摆上这一青一黄的两盒套套,黄濑会表现出任何一点点惊喜和刺激。


好吧如果反过来是黄濑这么做,青峰会有点心动。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玩法的时候。


便利店时钟指示着红白已经开始,黄濑现在应该是整个人缩在被炉里等着喜欢的歌手出场,面前剥开了一个蜜桔,或许有第二只;而现在青峰还待在便利店里,身上全部家当就是这四千五百整的日元,他的目标是便利店的五百元福袋,要求不高,卑微的四等奖而已,一对青黄色的硅胶手环。


可以说新年礼物是让青峰每年最头疼的最后一件事。 说实话青峰根本不知道应该送什么礼物给看上去什么都不缺的男友,虽然无论如何黄濑每次都是用模特最耀眼的封面式笑容说着:“小青峰送我什么我都喜欢。”不过就在前不久青峰把忘年会上喝醉了的黄濑背回家并且听对方抱怨了一路去年自己买的袜子有多难看。就算到了给黄濑换睡衣时对方还在小声嘟囔着:“烧了算了,反正小青峰也认不出来哪个才是他送的袜子。”上衣套进去之后,他放下胳膊,转身,对着青峰歪头一笑,眼神迷离却一脸幸福,“对吧,小青峰?”下一秒他就直接倒在了床上昏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黄濑迷迷糊糊走到厨房来问青峰自己的袜子哪里去了,青峰回头,一脸严肃地说烧了。黄濑看着他的表情就像是刚刚青峰说自己今天开始放弃篮球改学花样滑冰一样,特别精彩。


对了,说这话的时候青峰还端着平底锅穿着前年黄濑送自己的印满了各种样式黄色爱心的围裙。当时青峰在拿出来的一瞬间就做出评价:“难看死了!”


青峰自己还不是一样穿到了现在。




起码今年目标明确,只是青峰还欠缺了一些别的因素。犹豫了三分钟,他掏出手机,拨打了那个久违的号码。运气的事情上青峰算不上出色。他的某个绿发旧友曾经找过青峰来安利那套你和你出生时天上的星星命运被绑定在某个早八新闻节目的迷信环节的理论,未果。反正青峰也承认,他这辈子最好的运气似乎都献给了球场和黄濑,好在除此之外他也别无所求。


青峰和绿间真太郎几乎是用吼的方式完成了交流,对方在一个很热闹的地方和别人一起看红白,背景还听到了“XX碳!XX碳!”的高喊。两人交流过程大概就是80分贝的下列内容:“今天处女座运势倒数你最好给我什么也别做唷!”“如果我一定要做很重要的事怎么办!快告诉我该死的幸运物是什么!”“我怎么会记得处女座的幸运物唷!”“拜托用你那看了二十年算命节目的想象力发挥一下也好啊。”(背景:“黄濑!我打赌是黄濑!”“闭嘴唷,高尾!”)“行了我挂了啊!”“等等!”


就在青峰挂掉绿间的电话同时,屏幕上亮起了黄濑的信息。他来确定青峰没有溺死在排水沟里,以及“你再不来蜜桔要放热了。”


青峰一边回复短信一边要了第二发福袋。他觉得这次比第一次要沉一些,应该是个好兆头。




在还剩下最后五百日元的时候青峰强烈怀疑自己是不是抽了假的福袋。店员也用充满同情的眼光看着他脚边上装满了青黄两色小方盒子的塑料袋,欲言又止。


最后青峰决定给黄濑打个电话。


三分钟后黄濑带着模特清爽气息走进便利店,在听完青峰的解释之后毫无模特清爽气息地爆笑着拍起他的肩膀:“小青峰,你知道为什么我从来不让你帮我买球星卡?”


“啊?因为我当年转发你推特时随手打了句‘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病痛’?”


黄濑用眼神示意这件事回家去解决,他清了清嗓子:“因为你hei...因为某些事情是需要天赋的。”眼神中燃烧的斗志不输球场。


一分钟后黄濑手边同样摆了个装满青黄两色小方盒子的塑料袋:“为什么会这样……”


“走吧。”轮到青峰揉着黄濑的头发,“我该怎么说呢,愿天堂没有福袋?”


“你说是谁的错啊!”


夜色晴朗,然而便利店门打开的一瞬间黄濑还是哆嗦了一下。青峰的手迅速从黄濑脑袋移到了腰上,将他向自己靠近了些。黄濑说了句:“两个一米九的男人这样也太恶心了吧。”手却同样地围上青峰的腰际。街上已经看不到什么行人,他们也都是脚步匆匆,然而脸上表情非常温柔,一定是因为有个归宿在等待着他们。


“小青峰?”


“嗯?”


“我没有礼物也没关系的。”


“……”


“明天一对一输给我就可以了。”


“我主动输给你你会高兴?”


“……不会。请竭尽全力地让我打败你。”


“还是那句话,你还早了几百年。”


“几百年几千年几亿年也好,我都追给你看,小青峰!”


青峰想起他真正喜欢上黄濑的一瞬间正是因为意识到,无论自己怎样奔跑,那个家伙也一定就在身后不远之处,即使是筋疲力尽地,也是抬着头,在全力追赶着。


“黄濑。”


“嗯?”


“能赶上我的……”


“……只有我自己。我懂我懂,不过这样,要是我赢了的话绝对有趣得多。”


“对了黄濑,你说这些东西我们能用多久。”


“……你给我等等……”


“每晚三次的话。”


“你会死的吧!”




今晚的青峰也和往年一样要安慰看红白又哭的稀里哗啦的黄濑。红白应该是作为做其他更重要事情的bgm(这是青峰在和黄濑同居之前的认知),而不是青峰费劲安慰黄濑的理由。“可是,她丈夫.....她丈夫无论如何也听不到....这么动听....的歌声了啊。”模特先生吸着鼻子,哭得声音都断断续续的。最后青峰很是慷慨地借了半边肩膀给黄濑,任由他靠在自己身上一边吸着鼻子一边跟电视里老牌摇滚乐队唱着他们的成名曲。


等到最后的转播结束,也完成了新年初拜(并且遇到了剧本中可以遇到的所有人,包括得知双子同样运势垫底),他们牵手回家,在家门口时青峰用大拇指在黄濑掌心摩挲着,黄濑的手僵硬了,扭头看他的眼神里却是那种要惩罚等不及就提前打开一盒美味巧克力的小男孩的意味。


门在身后关上,火从交叠的手指迅速蔓延到了全身,起初青峰还能听到外面街上人们回家的谈笑声,渐渐地他就只专注于面前这个家伙了。他们的吻从门口一直持续到了卧室床上。黄濑也会露出强势一面,尤其是当他像这样跨坐在青峰身上,略仰着头俯视自己的样子,眼神中是不再掩饰的欲望。


“作为没能给我礼物的惩罚,今天必须按照我的要求来,明白吗,小青峰?”


“我还以为你不介意。”


“你介意?”


“我不介意。”


“你今天废话可真多。”


为了证明今天的自己并无二致,青峰想起身吻黄濑,被对方用手按下:“我说过今天必须按照我的要求来,大辉。”


最后两个音节就像是按下开关,名为黄濑凉太的国王宣布游戏正式开始。


今晚也和往年一样,气氛很棒。直到黄濑用嘴咬开安全套包装。他停住了。


“小青峰。”


“啊?”


“我想你现在还没有完全硬起来吧?”


“???”


下一秒青峰嘴里塞了块巧克力,同时腿上也挨了一脚:“总之你给我去买来!”




在便利店付款时青峰仔细看了告示板,“绝对能够给你的爱人带来足够的惊喜和刺激”下面用括号里小小标注了一句“内容物为巧克力,如果引起误会非常抱歉。”


店员给他找零的表情也有些苦笑:“我们这里还有两个福袋。”


第一个福袋里毫无意外地又是熟悉的小方盒。青峰打开第二个福袋时口袋里手机震了一下。


来自绿间:今天处女座的幸运物是巧克力唷。


当然青峰看到这条消息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黄濑。”


“嗯?”还没有从余韵中缓过来的青年保持趴着的姿势扭头看着青峰,任由后者抬起他的右手,感觉到有什么冷而柔软的东西套在他的手腕上,随后是落在手背上的一个吻。


“今年也要请多关照了。”




fin.

评论
热度(62)

© °季霜_ | Powered by LOFTER